• 配送员上班途中的交通事故侵权行为,到底算不算职务行为?

    配送员上班途中发生交通事故,致对方受伤,交警部门认定其负全部责任。鉴于事发时既非工作时间,也非工作地点,侵权人上班路线的选择、时间控制亦不受雇主的管理和支配,故交通事故中侵权人的侵权行为不应认定为职务行为,应由侵权人对其造成的侵权损害后果承担责任。(2022)沪02民终6406号【基本案情】2021年3月24日8时55分许,在本市XX路XX路东约5米处,白某驾驶非机动车与驾驶非机动车的郑某发生碰撞,致郑某受伤。本起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郑···

  • 哺乳期女性遭遇车祸是否可以起诉要求赔偿“奶粉钱”?

    刚生了宝宝产假还没休完,却不幸出了交通事故。又因为各种药物治疗,导致无法继续母乳喂养。宝妈起诉侵权人时,能否要求赔偿“奶粉钱”?(以下图片来源于“百度汉语”,侵权通知即删)【基本案情】小李今年1月份荣升宝妈,谁知产假还没休完,就意外发生了交通事故,导致左腿骨折,住院治疗20余天。经交警部门认定,小李无责任。治疗结束后,侵权人并未依法履行赔偿责任,小李将侵权人诉至法院。小李的诉讼请求包含了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营养费等损失,除此之外还包···

  • 驾驶员未办理道路运输从业资格证,能否构成保险公司免责事由?

    司机未取得道路运输从业资格证与事故的发生不存在必然的因果关系,不能显著增加承保车辆发生交通事故的概率,进而增大其理赔风险。同时,保险合同中相关的格式条款,存在免除己方责任、加重对方责任义务、排除对方依法应享有的主要权利的情形。因此,保险公司不能以驾驶员未办理道路运输从业资格证为由免除赔偿责任。(2020)湘1081民初724号【基本案情】BS物流货车司机袁某持有A2机动车驾驶证。2019年8月22日,袁某驾驶BS物流所有的×号重型半挂牵···

  • 主张误工费,年龄不是问题,问题是……

    达到退休年龄的老人因车祸受伤,还能否主张误工费?赔偿数额又该如何考量?【基本案情】2021年4月8日5时许,祁某驾驶重型半挂牵引车在行驶途中因变道超车与驾驶三轮车的高某相撞,致两车损坏,高某与三轮车乘客李某受伤。经交警部门认定,祁某负此次事故的全部责任。2022年1月,李某将祁某及其车辆保险公司起诉至法院,要求赔偿其医疗费、误工费、残疾赔偿金等共计11万余元。法院对该起纠纷进行了诉前调解,但因保险公司对李某的误工费等主张不予认可,双方争···

  • 小学生遇车祸受伤,补课费谁来付?

    小学生不慎被撞伤住院治疗,但孩子课业可不能耽误。停课不停学,这笔补课费应该找谁要?【基本案情】2020年6月,小张驾驶汽车撞上了骑电动车搭载小孩上学的陈某,造成陈某及其孩子小陈受伤。经交警部门认定,小张负全责。小陈经诊断为骨折。事故发生时,小陈为小学一年级学生,因受伤住院及出院后在家恢复,未能到校接受义务教育,陈某委托培训机构为其单独进行补课。补课时间近2个月,共产生补课费合计20000余元。陈某认为这20000余元的补课费用应当由小张···

  • 同一车主的两车相撞,保险公司该不该赔?

    随着社会的发展,除了运输公司、出租车公司等以公司名义登记注册了多部车辆以外,很多人以个人的名义也拥有多台车辆。那么,发生事故的车辆所有权人为同一人,也均是同一保险公司的被保险人,按照保险合同约定和保险险种的规定,事故造成的损失财产的所有权人均是被保险人不属于第三者,保险公司是否承担赔偿责任?【基本案情】2020年2月22日,李某1驾驶车牌号为×A的小型客车行驶至某路口时,该车由于变更车道车身右后侧与李某2驾驶的车牌号为×B的小型客车相撞···

  • 路面坑洼致骑车人摔伤,责任谁来担?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谁能想到自己骑电动车出门都能天降横祸?遇坑摔,遇到这种情况,责任应该由谁来承担呢?道路管理养护部门又是否承担责任?【基本案情】         2021年11月20日17点45分左右,刘小某驾驶电动自行车行驶在某村口道路上时,在该路段一坑洼处摔倒,致刘小某摔伤。刘小某在医院住院治疗8天,被···

  • 对于“穷人”“烂车”,我们到底要不要买高额保险?

           近期,网络上出现两个热搜事情——       事件一:面包车撞上兰博基尼跑车被起诉,要求赔偿修车费用 190 余万元。       “看到赔偿金额的时候蒙了,我在北京打工,平时就靠做安装生意赚点生活费,哪赔得起这么多钱。”4月9日,在北京打工的刘先生向大象新闻求助,近日,他收到一份来自兰博基尼车主的起诉书···

  • 车险提前续保却出现一天空档期,保险公司拒赔空档期发生的交通事故?

            我的车险是12月30日到期,所以于12月23日在同一家保险公司缴费续保。巧合的是,我的车在12月31日发生交通事故。报保险时,我被告知商业险是1月1日生效,无法理赔??我提前七天续保险就是为了可以保持车险不中断,在没有人告知自己的情况下出现一天空档期,而且强制险是12月30日生效,实现了无缝连接。这种情况,起诉保险公司会胜诉吗?       ···

  • 高速上,前车轧起地上的铁棍,砸坏后车挡风玻璃,责任如何划分?

            前不久,“济南交警”公众号发布《高速惊魂!前挡风玻璃被“天外飞棍”砸了个大窟窿……》一文。济南绕城高速上的事。前车轧起路面上的铁棍,铁棍砸坏后车的前挡玻璃,交警判前车全责。        难道不应该找到最初遗落铁棍的汽车,判定那辆车全责吗?但是济南交警判定前···

  • 矿泉水瓶被轧后连砸两车,交警:均无责任!损失谁买单?

           路面上躺着一个矿泉水瓶,一辆车经过,轧到了瓶子,瓶子弹起,砸向了另一辆车的前保险杠,弹飞后砸碎了第三辆车的挡风玻璃。       这起矿泉水瓶“连环”砸车案,交警认定纯属交通意外,没有责任方,那么造成的损失由谁承担?【基本案情】       2021年9月11日17时,正是晚高峰时···

  • 高院:交通事故受损的车辆不属于待售或用于交易的车辆,车辆贬值损失能被支持吗?

           车辆在事故发生前一直是作为交通工具正常使用,而非“待售车辆”或“用于交易目的”车辆,且车辆维修后并不影响正常使用。这种情况下,车辆所有人对其车辆贬值损失赔偿请求是否被法院支持呢?【基本案情】       2019年12月10日,姚某驾驶川A××××&···

  • 高院:对于待售或以交易为目的的车辆,在交通事故中受损贬值,是否可以要求赔偿?

          遭受交通事故后受损车辆虽已经修复,但车辆的抗扭曲强度、美观、完整性等均有所下降,车辆难以恢复到事故前所具有的性能要求,且该车辆处于待售状态或用于交易目的,那么法院是否支持案涉车辆这种情况的贬值损失?【基本案情】      2014年3月31日,樊某上班途中驾驶本单位即车健公司所有的*号奔驰牌小型轿车在某路段行驶,至事故地点躲避车辆时冲上路南侧人行道上,将云···

  • 高院:提车不久遭遇交通事故,可以要求赔偿车辆贬值损失吗?

           交通事故造成车辆损坏的,原则上不应支持贬值损失,但考虑事发时倘若车辆为购买时间尚短的新车,行驶里程较少,且部分受损部位无法恢复原状,存在安全隐患,法院将会酌情支持其贬值损失。【基本案情】       2020年6月1日,在某停车场内,吴某驾驶×××车辆由东向西行驶出车位时,后座乘客王某将车档位挂到前进挡导致车···

  • 交通事故中的车辆贬值损失是否应当赔偿?

            每每接到交通事故的咨询,问得最多的两个问题是——        问题一:我的车辆被撞,能否要求对方赔偿自己的车辆贬值损失?        问题二:与对方发生交通事故,对方要求我赔偿其车辆贬值损失,这种要求是否合理?      &n···

  • 连续碰撞交通事故中,同一车辆的交强险可多次使用吗?

             一起交通事故发生后未及时设置警告标志,又发生了二次碰撞,造成前次事故人员再次受伤。此时,两次事故的责任如何承担,交强险又应当如何赔付?【基本案情】         曹某驾驶电动车在道路上逆向行驶时掉头,与陈某驾驶的小汽车发生碰撞,曹某跌地受伤。事发后,陈某未在车后设置警告标志,也未采取其他必要的警示措施。  &···

  • 上午买保险晚上就出事,保险合同“次日零时生效”? 法院:即时生效!

             交强险保险合同中“次日零时生效”的条款,实质上形成了对保险公司一定责任的免除,加重了投保人的责任,排除了投保人在缴费到注明的起保时间段内可能获得期待利益的权利。保险公司在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其对该条款内容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的情况下,不能认定该条款有效。【基本案情】         2018年8月20···

  • 交通事故中被侵权人自身疾病能否减轻侵权责任?

             被侵权人对于损害的发生或者扩大不存在过错,虽然其个人体质状况对损害后果的发生可能具有一定的影响,但这不是相关民事责任赔偿法律规定中的过错,不应当因被侵权人的个人体质状况对交通事故导致的死亡后果存在一定影响而自负相应的责任,保险公司或侵权人要求被侵权人因自身疾病而减轻其赔偿责任,缺乏法律依据。【基本案情】         ···

  • 公共道路遗撒行为造成行人滑倒摔伤,赔偿责任如何确定?

            施工单位在运送淤泥过程中未对运送车辆进行规范及清理,将淤泥遗撒到路面,且后期路面清理不彻底,导致路面泥泞,造成骑行人员滑倒摔伤,遗撒行为人应承担侵权责任。市政部门作为公共道路管理人疏于管理,未能尽到清理、防护、警示等义务,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基本案情】        2020年5月2日上午10时许,潘某某驾驶电动二轮车沿某路由东向···

  • 在公路上打场晒粮、浇地摆放石块等行为致人损害,或将面临担责!

             当天旱无雨时,农民灌溉土地,跨公路放置石块保护水管是多数农民的习惯做法,但公共道路是用来通行的,不管在公路上实施何种行为,应取得道路管理部门的批准,并设置警示标志。如在公路上打场晒粮、浇地摆放石块等行为均存在安全隐患,极易引发事故。若随意摆放造成他人损害,将面临经济赔偿,害人又损己。此外,公路管理部门应当加强对公路的巡查管理职责,积极作为,及时清除或排除隐患,以保障行人···

技术支持: 成都慧视康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