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事故后电动车被鉴定为机动车,生产商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电动车生产商以非机动车名义生产实际被认定为机动车的产品,在产品警示说明方面存在缺陷,误导了消费者,致使肇事电动车具有了不合理的危险,消费者驾驶电动自行车发生交通事故且电动自行车经鉴定为机动车的,电动自行车生产商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基本案情】        2016年9月19日,刘某娜的母亲原某芬在招远小鸟电动车专卖店(下称&ldqu···

  • 在公路上打场晒粮、浇地摆放石块等行为致人损害,或将面临担责!

             当天旱无雨时,农民灌溉土地,跨公路放置石块保护水管是多数农民的习惯做法,但公共道路是用来通行的,不管在公路上实施何种行为,应取得道路管理部门的批准,并设置警示标志。如在公路上打场晒粮、浇地摆放石块等行为均存在安全隐患,极易引发事故。若随意摆放造成他人损害,将面临经济赔偿,害人又损己。此外,公路管理部门应当加强对公路的巡查管理职责,积极作为,及时清除或排除隐患,以保障行人···

  • 无证驾驶电动三轮车发生交通事故,意外险能否得到赔偿?

             由于保险合同的缔约特点,保险人与投保人在保险业务的信息、经验和知识方面客观存在着严重不对称,根据合理期待原则,当事人就合同内容的解释发生争议时,应以投保人或被保险人对于合同缔结目的的合理期待为出发点对保险合同进行解释。【基本案情】         2016年11月16日,某公司为其雇员(共计1186人)在人保某公司处购买···

  • 女子骑平衡车上路行驶摔伤后身亡,家属索赔213万!法院判了!

            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权威提示:一些产品虽然看似“好玩”,其实却并不是玩具,因其安全风险较高,建议不要给孩子当作玩具玩耍。其中常见的就有电动平衡车。同时,央视也曾经发布了一条关于平衡车的安全隐患报道。报道显示,在检测的20批次样品里,将近七成不合格。【基本案情】        2017年6月6日,邓某利(已死亡)···

  • 律师应该劝当事人和解,还是直接打官司?

            在案件中,律师应该劝当事人和解,还是直接打官司?        当事人请律师,不仅仅是请律师打官司;当事人打官司,不仅仅是走法律程序。        先说打官司!不管是律师,还是当事人,打官司只是一种手段,而不是结果。而当事人要的结果,最多的就是赔偿(以下以赔偿为例);律师要的结果,···

  • 有时候,请律师如同打官司,只是一个手段

             曾经有人咨询,律师收取费用不合理,律师应该拿交强险赔偿金额的百分之十提成吗?         前段时间,我因为一起交通事故而聘请了一位律师。通过打官司,交强险赔了18万,商业险赔了28万。现在,律师要求支付两险的10%提成费用,也就是46000元(前期已支付基本办案费)。交强险并不是律师调解来的,这是硬性赔偿,不管有没有···

  • 如何看待当事人更换代理律师的问题?

            很多当事人在问,我的情况是否需要更换律师?然后在问题后面吐槽一大堆关于案子情况、律师情况等内容。        是否需要更换律师,这不是其他人可以决定的。好比当初聘请原来的律师一样,需要当事人自己去判断,并权衡利弊。即使经历了所谓的律师大忽悠,那也是当事人自己选择的结果。雾里看花、水中望月,你能分辨这变幻莫测的世界?  &···

  • 发生交通事故,可以在哪里的法院起诉?

             在本地发生交通事故,但被告人是外省的,这种情况需要到被告人所在地的法院起诉吗?         可以在本地起诉。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对管辖法院有相应的规定——        &nbs···

  • 驾驶员未取得有效驾驶营运货车从业资格证发生交通事故,保险公司是否应赔偿?

    【要点提示】         保险合同约定驾驶员未取得有效驾驶营运货车从业资格证发生交通事故,保险公司不负责赔偿,系免除保险人依法应当承担的义务并加重投保人、被保险人责任的免责条款,该约定应属无效,对投保人不发生法律效力。【基本案情】         2018年12月13日,唐某春驾驶重型自卸货车,超越由李某军驾驶并所有的临停于路面右侧等···

  • 驾驶人在下车检查时被车辆撞伤,保险公司是否应赔偿?

    【要点提示】         驾驶人的身份不因车上车下的时空条件变化而转变为“第三者”,驾驶人在车外受伤时,其身份仍然为驾驶人,其受到的伤害不属于机动车交强险及三责险的赔偿范围。【基本案情】         2017年5月25日上午,徐某将登记所有人为某公司的机件不符合技术标准的川A××&t···

  • 全国首例未满12岁男孩骑 ofo 车祸身亡巨额索赔案宣判,被告赔偿6.7万余元,如何看待这一判决结果?

            6月12日上午,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对全国首例未满12岁男孩小高骑行ofo共享单车死亡案作出一审判决,被告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应支付两原告小高父母赔偿款6.7万余元,驳回两原告的其余诉讼请求。        截至目前(6月13日)个人了解的信息来看(如有错误,敬请了解),本人对于此案没有太多的个人观点,比较赞同中国法院网发布的这···

  • 交通事故的复核认定是否应作为定案的依据?

    【要点提示】          对交通事故认定申请复核后,任何一方提起了民事诉讼,复核程序在人民法院立案受理后应当终结,故复核认定不应作为划分事故责任的依据。【基本案情】          2018年10月16日23时00分,梁某全驾驶重型平板货车横向停放在路边(占用机动车道及非机动车道)卸载拖载挖掘机的过程中时,谢某(准驾车型···

  • 肇事车辆撞到动物后动物逃窜时与其他车辆相撞造成交通事故,肇事车辆是否应赔偿?

    【要点提示】  车辆撞到动物后,动物逃窜时与其他车辆相撞,造成交通事故,虽然肇事车辆未直接与被害人驾驶的车辆碰撞,但被害人的伤害与肇事车辆的有直接的因果关系,因此,对肇事车辆承保的保险公司应承担赔偿责任。(2012)邓法民初字第2105号;(2013)南民三终字第00265号【基本案情】  2012年4月24日,某省某市某镇某村村民魏某超驾驶陈某华所有的某XX5251号“东风”小型客车,沿某市某路自北向南行至该市···

  • 驾驶人发生交通事故后逃逸,保险公司是否应承担保险理赔责任?

    【要点提示】         驾驶人发生交通事故后实施逃逸行为,该逃逸行为并未加重保险公司的保险理赔责任,保险公司应在投保人购买的交强险、三者责任险限额内承担保险理赔责任。      编著图书不是目的,而是一个过程,一个督促自己不断学习的过程,一个提升自己理论水平的过程,还是一个提高自己业务能力的过程!——一个编著图书的律师【基本案情···

  • 投保人没有主观上逃逸的故意行为,保险公司就不能以逃逸为由免责

    【要点提示】        保险公司只要没有证据证明投保人有主观上离开现场的故意行为,即使投保人驾驶车辆时疏忽大意,对道路观察不力导致事故发生,保险公司也应按照合同约定履行赔偿义务,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      编著图书不是目的,而是一个过程,一个督促自己不断学习的过程,一个提升自己理论水平的过程,还是一个提高自己业务能力的过程!—&mdas···

  • 车辆维修费应按实际支付金额赔偿还是按定损金额赔偿?

    【要点提示】        维修结算单、增值税普通发票可以证明车辆维修费是实际支出的款项,保险公司虽主张车辆维修费用过高,应按定损金额赔偿,但并未进一步就此举证证明,车辆维修费明显不合理,故应按实际支出的款项赔偿。【基本案情】        2018年8月24日04时03分,郑某宏驾驶小型客车,与周某文驾驶的小型客车相撞,造成车辆受损的交通事故,此···

  • 车辆租期届满后发生交通事故,汽车租赁公司是否应承担赔偿责任?

    【要点提示】         汽车租赁公司在租期届满后,未及时采取自力救济或者公力救济方法对租赁车辆进行有效管理,尽到专业化汽车租赁公司所应尽到的管理义务,租赁车辆在租期届满后发生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失,汽车租赁公司具有一定过错,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基本案情】         牌号某X1CR**轿车的登记所有人为某汽车租赁公司A分公司。2···

  • 乘车人帮助驾驶人逃离交通事故现场是否应承担赔偿责任?

    【要点提示】         发生交通事故后乘车人对保护现场、抢救伤员、报警等负有协助义务,乘车人不履行协助义务,而是帮助驾驶人逃离现场,导致受害人死亡,乘车人应承担部分赔偿责任。【基本案情】         2019年1月11日,吴某驾驶电动自行车搭乘邓某鹏行驶时,与横过道路的行人易某亮发生碰撞,造成易某亮受伤,车辆受损的交通事故。事故···

  • 车主被自己车辆伤害时,能否要求保险公司赔偿?

    【要点提示】  当投保人、被保险人、受害人三者的身份重合时,特殊情形下,投保人、被保险人应视为商业三责险中的第三者,对于其损失,保险公司应在商业三责险责任限额内赔偿。 【基本案情】  2011年2月21日,刘某波就其购买的汽车式起重机(车号某XX6538)在保险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第三者责任保险等保险,《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三条约定:本条例所称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是指由保险公司对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

  • 非基本医疗费用是否属保险公司保险赔偿范围?

    【要点提示】        保险公司赔偿的医疗费可以根据保险合同扣除非医保费用部分。在非医保部分费用不能确定的情况下,当事人可以就非医保费用进行协商或委托鉴定。当事人就非医保部分费用不能达成协议且不申请鉴定的,人民法院可综合案件具体情况酌定非医保部分费用扣除比例,扣除比例最高不超过15%。【基本案情】        2017年3月22日15时16分···

技术支持: 成都慧视康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