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业但“全职”照料家庭的老人,主张误工费能否获支持?

交通事故 2022-07-09 17:27:06166本站fshcn

有一类人群,因为达到退休年龄但还在上班谋生计,他们主张误工费,可以被法院予以支持。比如,《最高法院发布: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受害人支持误工费吗?

有一类人群,因为达到退休年龄且属农村村民,但因自己的劳务收入属于家庭主要经济来源,他们主张误工费,可以被法院予以支持。比如,《交通事故中已逾60周岁受害人,是否支持其误工费?法院判了!

……

还有一类人群,他们为了儿女的事业主动承担起了照料孙辈帮助子女料理家务的责任那么这类没有工作但是“全职”照料家庭的老人因受伤主张误工费法院会支持吗?

1655529105130956.jpg

基本案情

某日,朱某驾驶的小型客车A与张某驾驶的中型客车B相撞发生交通事故,致使A车上的乘客林大娘受伤住院。交管部门认定,张某负事故全部责任。林大娘住院治疗35天,经专业司法鉴定所鉴定,林大娘构成八级伤残。张某驾驶的车辆在某保险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林大娘向法院起诉,要求张某、某保险公司赔偿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误工费、护理费、伤残赔偿金等费用共计22万元。

审理过程中,林大娘提交了事故责任认定书、住院病历、诊断报告、住院发票、鉴定意见书、物业公司证明等证据材料,证明受伤住院及治疗花费等事实。林大娘主张的损失在某保险公司保险限额范围内,该保险公司对其他赔偿事项及数额基本无异议,但不认可林大娘主张的误工费。认为林大娘年龄已达67周岁,超过法定退休年龄,且林大娘并无职业,因此其不存在误工损失。庭审过程中,林大娘提交了小区物业公司的证明,证明其每天买菜做饭、接送孩子上下学,承担照顾怀孕的儿媳妇、上小学的大孙子等家务活儿

【按例说法】

法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赔偿权利人有权请求赔偿义务人赔偿物质损害和精神损害。第七条规定,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受害人因伤致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的,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

本案中,林大娘虽然已过法定退休年龄,没有工作,但其主要从事照顾家人、小孩等家庭型事务,其为家庭提供的劳动使其家人无需再借助外来服务,减少了家庭生活成本,属于一种隐性收入,同样具有经济价值其所承担的家务对其他家庭成员的正常务工收入而言,具有支持和保障作用,故应当支持林大娘主张的误工费据此,林大娘主张误工费按照每天100元计算,不违反法律规定,最终法院判决支持了林大娘的误工费请求。(二审法院维持原判

法官说法

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老人在家庭中,不仅能给子女带来精神上的慰藉,而且现如今很多老人也承担着照看孩子、料理家务的重要作用,为年轻人安心工作奠定了基础。

受害人是否有权请求赔偿误工费,不应以其有无具体收入来判断,而应以其有无劳动能力来区分。如受害人无劳动能力,则无权请求误工费的赔偿。有劳动能力但无收入的人,包括家庭主妇、退休老人、待业人员等。家庭主妇、承担家务的退休老人虽无收入,但其所承担的家务具有经济价值,对其他家庭成员的正常工作具有支持保障作用。待业人员虽然暂时无收入,但仍有机会就业并获得收入,而因侵权人侵权行为所导致的损害结果,将使这种利益获得的可能性在一定期限内无法实现。因此,对具有劳动能力的无收入受害人进行误工费的赔偿,符合民法中的公平原则。

【小编观点】

事实上,实践中类似支持误工费的案例越来越多。个人认为,这属于历史的产物。

过去,不仅仅是达到退休年龄的老人,包括一些未达到退休年龄的失业人员,有可能误工费就没法得以支持。现在,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的就业形式、就业渠道越来越多,比如保姆、自媒体等,所谓的误工费如果再以简简单单的具体收入为判断依据,无疑限制了一个人本身的“经济价值”。反之,以这个人的劳动能力为判断标准,更能够体现当下这个时代每个人的就业并获得收入的能力与机会。其中,《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规定,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的,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这里,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的就是“劳动能力”的问题。

另外,我个人理解,类似观点其实在离婚案件中亦有所体现。比如,《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零八十八条规定,“夫妻一方因抚育子女、照料老年人、协助另一方工作等负担较多义务的,离婚时有权向另一方请求补偿,另一方应当给予补偿。具体办法由双方协议;协议不成的,由人民法院判决。”所谓的“补偿”,不仅是对夫妻一方照顾家庭的认可,也是对“劳动能力”“误工费”的一个客观反映。

因此,我以为适当放宽“误工费”的认定是很有必要的,也是比较适合当下这个社会环境。

来源:山东高法济南市槐荫区法院,有改动。

       编著图书不是目的,而是一个过程,一个督促自己不断学习的过程,一个提升自己理论水平的过程,一个提高自己业务能力的过程,还是一个关注孩子健康成长的过程!

——一个编著图书的律师

返回列表

技术支持: 成都慧视康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