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楼“开房”致人猝死,老板是否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交通事故 2021-11-27 00:00:00311本站fshcn

       茶楼、麻将馆,在麻将文化盛行的成都并不少见。不过,也有诸如案例中的茶铺,打着开设麻将馆的幌子,干着提供xing交易场所的非法勾当!那么,男子在茶楼“开小灶”的xing交易过程中因病猝死,麻将馆老板是否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基本案情】

       王某芳与死者杨某系夫妻关系。宋某香在成都某菜市内经营一茶铺生意。

       2017年11月14日,公安局出具1**10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载明:“……现查明,2017年11月10日11时许,违法行为人郑某淑在某菜市内一无名茶铺二楼,与一老年男子以30元的价格发生xing交易,后该老年男子在xing交易过程中,因病去世。·……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六十六条之规定,现决定给予违法行为人郑某淑行政拘留五日的处罚。……”。2017年11月21日,看守所出具1*76号《释放证明书》,载明:“宋某香因容留卖淫案于2017年11月11日被拘留,现因证据不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八十九条之规定,经公安局决定,予以释放。”

       2017年11月11日,公安局委托某司法鉴定所对死者杨某的死亡原因及常见毒物进行鉴定。2017年12月11日,司法鉴定所出具3*6号《(药)毒物分析化验报告》,其检验结论为:“所送‘杨某’血液、胃组织、肝组织样本中均未检出常见毒物”。2017年12月14日,司法鉴定所出具2*9号《法医病理学鉴定意见书》,其鉴定意见为:“杨某死亡原因符合高血压病、冠状动脉粥样硬化、高血压性心脏病、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等心脏基础疾病致急性心力衰竭、心源性猝死,具体诱发因素建议结合案情、以及上述常见猝死诱因综合分析”。

       王某芳(及其六个子女)认为,由于杨某到宋某香经营的茶铺喝茶,在发生有可能死亡危险的情况下,宋某香未及时拨打报警电话,且隐匿老人踪迹,最终导致老人死亡,宋某香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遂诉至法院,要求宋某香依法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另查明,宋某香在其经营的案涉茶铺二楼多次为案外人郑某淑的卖淫活动提供1间房屋,每次收取案外人郑某淑的卖淫服务费5元。事发时,杨某在案涉茶铺二楼1间房屋猝死,宋某香得知后与案外人郑某淑一起离开事发现场,之后至公安干警到事发现场前,宋某香及案外人郑某淑均未报警,也未拨打“120”。事发后,死者家属多次前往案涉茶铺寻找杨某未果。

       以上事实,有证据在卷佐证。

【审理结果】

       判决:宋某香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王某芳(及其六个子女)支付赔偿款*元。

【按例说法】

       法院认为: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公安机关出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证明杨某与案外人郑某淑在案涉茶铺二楼1间房屋发生xing交易过程中因病去世。案涉茶铺系宋某香所经营、管理,且宋某香曾多次将其案涉茶铺二楼的1间房屋提供给案外人郑某淑,作为其卖淫活动的场所,并每次收取案外人郑某淑的卖淫服务费5元,证实宋某香具有违法行为。宋某香经营的茶铺所面向的消费群体系不特定的人群,故该茶铺应属于公共场所的范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九十八条第一款规定,“宾馆、商场、银行、车站、机场、体育场馆、娱乐场所等经营场所、公共场所的经营者、管理者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原《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七条第一款),宋某香作为案涉茶铺的经营者、管理者,对其经营、管理的茶铺负有安全保障的义务,但根据宋某香及案外人郑某淑在公安机关的陈述,证明在事发后至公安干警到事发现场前,宋某香及案外人郑某淑均未报警,也未拨打“120”,且死者杨某家属也曾多次前往案涉茶铺寻找杨某未果,加之杨某虽有违法行为,宋某香此时也应采取积极有效的抢救措施,但由于宋某香未采取救助义务,致此次事故发生,宋某香对此存在一定的过错。同时,根据鉴定机构出具的《(药)毒物分析化验报告》及《法医病理学鉴定意见书》,不排除杨某的死亡原因系案外人郑某淑在与杨某发生xing交易过程中因诱发杨某的高血压病、冠状动脉粥样硬化、高血压性心脏病、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等心脏基础疾病致急性心力衰竭、心源性猝死的可能,且案外人郑某淑当时也未采取急救措施,故案外人郑某淑也有一定的过错。诉讼中,死者杨某家属王某芳(及其六个子女)表示放弃对案外人郑某淑承担的赔偿份额,故本院对应由案外人郑某淑承担的赔偿费用由死者杨某家属王某芳(及其六个子女)承担予以确认。此外,杨某与案外人郑某淑在发生xing交易过程中死亡,与其自身疾病也有一定的因果关系,且杨某的该行为属于违法行为,故死者杨某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

       综上,结合本案情况,酌定由宋某香承担此次事故40%的民事赔偿责任,死者杨某承担60%的责任(含案外人郑某淑承担30%的民事赔偿责任)。

       另,本案的具体赔偿金额此处不予详细分析,仅以罗列死亡赔偿金(含被扶养人生活费)、丧葬费、处理丧葬事所产生的交通费、误工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事项。

编著图书不是目的,而是一个过程,一个督促自己不断学习的过程,一个提升自己理论水平的过程,一个提高自己业务能力的过程,还是一个关注孩子健康成长的过程!

——一个编著图书的律师

返回列表

技术支持: 成都慧视康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