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故后电动车被鉴定为机动车,生产商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交通事故 2021-11-01 00:00:00302本站fshcn

        电动车生产商以非机动车名义生产实际被认定为机动车的产品,在产品警示说明方面存在缺陷,误导了消费者,致使肇事电动车具有了不合理的危险,消费者驾驶电动自行车发生交通事故且电动自行车经鉴定为机动车的,电动自行车生产商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基本案情】

        2016年9月19日,刘某娜的母亲原某芬在招远小鸟电动车专卖店(下称“专卖店”)购买电动自行车一辆(车架号为×,电机号:×)。

        2019年3月10日,原某芬骑该电动自行车在某路口与孙某磊驾驶×小型轿车发生交通事故,原某芬在事故中受伤经抢救无效于3月16日去世(刘某娜系原某芬法定继承人)。

        原某芬所骑电动车经交警部门委托某司法鉴定所鉴定认定为机动车。交警大队依据上述鉴定于4月18日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主要内容有:孙某磊违反道路交通信号灯规定是事故发生的原因,原某芬违反道路交通信号灯规定、无证驾驶机动车是事故发生的原因,原某芬驾驶无牌机动车的违法行为与事故发生无因果关系,认定孙某磊、原某芬承担事故的同等责任。原某芬的合理经济损失经保险公司审核为903,532元,该保险公司依交强险全额赔偿给原告121,000元、依商业险按50%责任分成赔偿给刘某娜391,266元。

        刘某娜向法院起诉请求:判令天津小鸟车业有限公司(下称“小鸟公司”)赔偿各项损失共计156506元。[商业险赔偿相对非机动车事故赔偿可减少20%,即(903,532元-121,000元)×20%=156506元,其他事项不予讨论]

【一审判决】

        一审法院:判决:小鸟公司承担50%的赔偿责任为宜,小鸟公司赔偿刘某娜经济损失78,253元。

        法院认为,国家对电动自行车技术标准有明确的规定,涉案车辆在2016年9月购买,2019年3月发生事故。2019年4月11日,司法鉴定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GB17761-1999)鉴定该车为机动车,该国家标准中脚踏行驶能力是判断电动自行车是否为合格产品的重要项目;而在2018年5月发布、2019年4月15日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动自行车安全技术规范》(GB17761-2018)中,脚踏行驶能力是判断电动自行车是否为合格产品的否决项目。由此可见,脚踏行驶能力这一项目对于电动车是否合格及认定为机动车具有决定性的影响作用。对于司法鉴定所作出的鉴定结论予以采纳。驾驶机动车辆操作难度和危险性相对较大,法律规定需要经过严格的身体检查、学习培训和考试,取得驾驶证后方可驾车上路;而驾驶非机动车危险性相对较少,技术难度低,也不需要办理驾驶证。小鸟公司以非机动车名义生产实际被认定为机动车的产品,在产品警示说明方面存在缺陷,误导了消费者,使得肇事电动车具有了不合理的危险。原某芬因违反道路交通信号灯规定及无证驾驶机动车被认定承担事故的同等责任,违反道路交通信号灯规定是原某芬个人原因所致,而无证驾驶机动车是小鸟公司生产的电动车被认定为机动车所致,小鸟公司的行为与本次事故的发生具有一定的因果关系。基于上述原因,刘某娜因本次事故电动车被认定为机动车所导致的损失,以小鸟公司承担50%的赔偿责任为宜。

        根据本案实际情况,原某芬获得的交强险赔偿未受影响,其获得的商业险赔偿相对非机动车事故赔偿可减少20%为156506元{(903,532元-121,000元)×20%},50%为78,253元,小鸟公司应予赔偿。

        小鸟公司无证据证明专卖店对于涉案电动车被认定为机动车具有过错,故小鸟公司要求其承担赔偿责任,依法不予支持。

        综上,判决:小鸟公司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赔偿刘某娜经济损失78,253元。

【二审判决】

        提起上诉: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其不承担赔偿责任。

        1.一审法院对“司法鉴定所做出的鉴定结论予以采纳”缺乏依据。

        首先,一审法院认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GB17761-1999)规定该国家标准中脚踏骑行能力是判断电动自行车是否为合格的重要项目,而在2018年发布、2019年4月15日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动自行车安全技术规范》(GB17761-2018)中规定脚踏骑行能力是判断电动自行车是否为合格产品的否决项目”,而该交通事故于2019年3月10日发生,当然应该适用《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GB17761-1999)规定的标准来判断涉案电动车是否合格,而司法鉴定所做出的鉴定结论仅仅依据未设置脚踏骑行装置,即认定涉案车辆属于机动车(即不合格),明显与国家规定相矛盾,一审法院对该证据予以采纳,与国家规定的标准不符。其次,司法鉴定所做出的鉴定结论出具的报告为“司法鉴定所道路交通事故痕迹鉴定书”,该鉴定结论并非属于车辆属性的鉴定,该鉴定机构不具备车辆属性的鉴定资质,鉴定人员也不具备车辆属性的鉴定资格。因此,一审法院不应该认定不具备鉴定资质的机构及不具备资格的鉴定人员出具鉴定报告具备法律效力,且该鉴定报告与国家标准明显不符。

        2.一审法院认定“其获得的商业保险赔偿相对非机动车事故赔偿减少20%”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

        按照审判惯例及最高人民法院的指导意见,机动车与机动车之间负同等责任的赔偿比例各为50%,机动车与非机动车同等责任的赔偿比例为机动车承担60%,非机动车承担40%。以此计算:本案对非机动车的赔偿比例减少的是10%,而不是20%。一审法院认定减少20%的赔偿,明显错误。

        3.一审法院认定“原告因本次事故电动车被认定机动车所导致的损失,原告应承担50%的赔偿为宜”明显不当。

        原某芬违反道路交通信号灯“即闯红灯”行为是造成事故的全部原因,闯红灯的行为属于主动过错,其在交通事故中的过错参与度和原因力要远远大于“无证驾驶机动车”的行为,因此一审法院认定原某芬驾驶电动车闯红灯的主动过错与无证驾驶的过错行为责任相等,各承担50%的责任,明显不当,应予更正。

        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院认为,车辆痕迹鉴定是根据车辆的车体痕迹、车轮痕迹、车辆附属部件以及分离物痕迹所反映的特征,对嫌疑车辆进行检验,认定或否认嫌疑车辆的过程。车辆痕迹鉴定包含分析判断车辆的种类,无需单独的认定车辆属性鉴定资质。一审法院依据司法鉴定所出具的鉴定意见认定涉案车辆属于机动车,并无不妥。

        庭审中,小鸟公司放弃关于赔偿标准的上诉请求,法院予以准许。根据本案已查明的事实,可以认定相关损失的数额。

        根据交警大队作出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原某芬因违反道路交通信号灯规定、无证驾驶机动车而负事故同等责任。一审法院根据查明的事实,结合本案的实际情况,确定小鸟公司应承担的责任比例,也无不当。

        综上,小鸟公司的上诉请求不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正确,应予维持。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再审裁定】

        申请再审:司法鉴定结论不予认可,且责任划分无事实依据。

        1.原审采信司法鉴定所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痕迹鉴定书有无事实依据。

        原审认定原某芬因违反道路交通信号灯规定、无证驾驶机动车负同等责任与事实不符,与省高院×号民事裁定的认定有偏差,该民事裁定中的观点为主动型过错属于严重过错行为,应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隐患型过错只有在应当避免的道路交通事故未能避免,属于严重过错,可避免的道路交通事故未能避免属于一般性过错。原某芬违法闯红灯行为是造成事故的全部原因,根据《×省道路交通事故责任确定规则(试行)》第六条、第七条及附件《过错行为形态特征分类表》规定,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三十八条:机动车和非机动车不按规定信号灯行使,属于严重过错行为,当事人应该承担主要责任,而无证驾驶属于隐患型行为,属于一般过错行为。因此申请人即使在该交通事故中存在过错,也应该承担次要责任,而闯红灯在交通事故中的过错参与度和原因力要远远大于“无证驾驶机动车”的行为,且本案中无证驾驶与交通事故没有直接关系,无证驾驶行为在交通事故中并没有起到作用或者说作用较小,不应该承担事故的责任。

        2.原审对责任划分有无事实依据。

        原审对司法鉴定所做出的鉴定结论予以采纳与《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GB17761-1999)规定不符,相互矛盾,原审采信司法鉴定所作出的鉴定结论错误。车辆属性鉴定与车辆痕迹鉴定属于不同类别的鉴定,司法鉴定所作出的鉴定报告为“司法鉴定所道路交通事故痕迹鉴定书”,并不属于车辆属性的鉴定,该鉴定机构及鉴定人员均不具备车辆属性的鉴定资质,该鉴定结论因违法而无效。

        高院裁定:驳回小鸟公司的再审申请。

        1.关于原审法院采信广东恒泰司法鉴定所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痕迹鉴定书有无事实依据问题。

        涉案车辆在2016年9月购买,2019年3月发生事故,司法鉴定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GB17761-1999)鉴定该车为机动车,小鸟公司虽对该鉴定结论有异议,但未提供足以反驳的证据。其主张鉴定机构及鉴定人员不具有鉴定车辆属性的鉴定资质,法院认为,车辆痕迹鉴定是根据车辆的车体痕迹、车轮痕迹、车辆附属部件以及分离物痕迹所反映的特征,对车辆进行检验。车辆痕迹鉴定包含分析判断车辆的种类,并不需要单独鉴定车辆属性的鉴定资质。故小鸟公司以鉴定机构及鉴定人员不具有车辆属性鉴定资质主张鉴定结论无效缺乏事实依据。原审对司法鉴定所作出的鉴定结论予以采信并无不当。小鸟公司的该项申请事由不成立,依法不予支持。

        2.关于原审法院认定小鸟公司承担50%的赔偿责任有无事实依据问题。

        涉案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原某芬因违反道路交通信号灯规定及无证驾驶机动车承担事故的同等责任,虽然原某芬违反道路交通信号灯规定系其个人过错,但小鸟公司以非机动车名义生产实际被认定为机动车的产品,在产品警示说明方面存在缺陷,误导了消费者,致使肇事电动车具有了不合理的危险。原审综合上述原因,酌定小鸟公司承担50%的责任,比例划分并无不当。

        小鸟公司原审提交的另案裁判文书,因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原审未予采信亦无不当。小鸟公司的该申请事由不成立,依法不予支持。

        综上,裁定:驳回小鸟公司的再审申请。

【官方文件】公安部:关于转发人民法院对交通事故涉及的超标电动车生产销售企业依法承担赔偿责任有关判决的通知

 

编著图书不是目的,而是一个过程,一个督促自己不断学习的过程,一个提升自己理论水平的过程,一个提高自己业务能力的过程,还是一个关注孩子健康成长的过程!

——一个编著图书的律师

返回列表

技术支持: 成都慧视康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