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很多律师不想接全风险代理的案件?

常见法律问题 2022-09-05 18:57:35117本站冯胜辉

时常有人咨询——

我这案子,你能否风险代理?

我这案子,诉讼费、差旅费、保全费等所有费用你(律师)全部出,我到时候给你20%的提成?

这案子不复杂,你打赢了我拿到钱之后再给你律师费?

……

1661142249164301.jpg


人是复杂的动物。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在说全风险代理的时候,先做一个简单的常识分享。按照律师法律服务收费行业的相关规定,律师服务收费可以根据不同的服务内容、不同的服务方式,单独或综合采取固定收费、计件收费、按标的额比例收费、计时收费、风险代理等方式。律师代理案件,大概分为三种代理收费方式:一是固定收费,即签订委托代理合同时一次性收费;二是半风险收费,即签订委托代理合同时收取基本办案费,后期再按标的额提成;三是全风险收费,即签订委托代理合同时不收费,后期再按标的额提成。

当然,有些案子不能风险代理,只能固定收费,这个视案件类型而定。

回到问题中来!说白了,就以这个问题本身为例,当事人提出“为什么律师不想接全风险代理的案件”,同样选择了保守方案

之所以希望律师选择风险代理,当事人最担心的问题就是打不赢官司,或者不能及时足额拿到赔偿款。如果代理律师拍着胸脯说,“放心,官司肯定胜诉!”“别担心,保证你能拿到赔偿款!”“打不赢官司,我赔你的钱!”“打不赢官司,你的标的是多少我就赔你多少!”这个时候,我相信当事人不会选择风险代理,甚至可以说,他们巴不得马上交十万、八万的律师代理费,赶紧让律师出一个保证书、承诺函之类的。别说风险代理,哪怕是半风险代理,当事人恐怕还是担心这样的“人民的好律师”会跑了!

既然当事人选择风险代理,那么同样是对案件本身的不信任,对律师的办案能力的不信任,对对方当事人的不信任……同样,当事人的不信任,让律师对当事人不信任。不信任当事人的为人与支付能力,不信任当事人对案情的如实相告,不信任对方当事人的为人与支付能力……

当事人都想“空手套白狼”,那么凭什么让律师“冒风险”?当事人选择对自己有利的保守方案——风险代理,律师为什么不选择对自己有利的保守方案——非风险代理?至少,半风险代理也好啊!当事人你自己的事情,都不愿意担风险,凭什么叫律师担风险?这里,当事人的风险就是支付了律师费却达不到自己打官司的目的,可能是律师的能力,可能是案件的败诉,可能是对方当事人的支付能力……

当然,如果合规、合理的风险代理,当事人与律师共同承担风险,也不是不可以。合规表现在案件适用于风险代理,合理表现在提成比例、彼此信任度、案件胜诉可能性等。

举个栗子吧!

曾经有这么一个当事人,他有一个100万的借款纠纷,希望我能够把钱给要回来。收取咨询费之后,我把案件情况给他做了一个全盘的分析,并向他提出了一个参考意见——这个官司有必要打,而且拿到钱的机会还是比较大。对方看我分析的情况比较到位,说得比较详尽,于是打算委托我代理这个案子。但是,这位当事人还是担心拿不到钱,也不愿意出律师费,所以,想空手套白狼。

当日,当事人向我提出,“刘律师,这个案子能不能风险代理?我给提成比例高一点,15%!”我心想,既然是风险代理,提成比例高自然是理所应当,而且我个人还是有信心把这笔借款要回来的。只是,作为律师的保守性格及律师职业的相关规定,我不可能给当事人承诺一个什么样的结果。于是,我答应可以风险代理。(当事人称,回家再跟家人商量一下)

时隔几天,当事人又找我了。

“刘律师,代理费能不能再协商一下?”

“怎么协商?”

“这100万借款中,有50万是找亲戚朋友借的,也要向亲戚朋友支付利息,所以这部分款项的提成比例能否少一点,按10%计算;哪怕我自己那50万按照18%计算都可以。”

我心想,这是在给我做数学题呀?!明摆着是要求少1万律师费嘛,可能是因为当事人不好意思砍价,故意这样说的吧!思考了一下,也没有过多地去纠结这个问题,简单地回复了一句“可以!”(变成了风险代理的提成比例为14%

“好的,感谢刘律师。过几天我约你签代理合同。”

再过几天,当事人又找我了。

“刘律师,我想了一下。能否按照其中50万按照10%提成,另外50万还是按照15%提成?”(变成了风险代理的提成比例为12.5%

这次,我没有直接回复他“可以”“不可以”,而是发了一个“尴尬”的表情。当事人似乎没有看懂,还对我提出了一个要求——

“另外,诉讼费、保全费、差旅费等,全部由你自己支付,包括在提成比例之内。”

好家伙,除干打净、机关算尽!我只说了一句话,“要不这样,你跟对方当事人协商,让他直接还你90万?这样的话,不仅他少偿还了借款,你也不用再折腾打官司,律师费也不用给了,大家都省事儿!”

这个事情,先不说代理费多与少的问题,但起码能反映出一个问题——这个当事人不太耿直当事人觉得这个官司有一定的风险,希望律师一起承担风险,律师答应了。后来,当事人觉得风险代理这种保守方案还不够,希望降低提成比例,律师也答应了。但是,如果当事人确实觉得提成比例太高,那请考虑清楚,一次性讲价到位。不要今天少1个点,明天再少2个点。再者,当事人简直是铁公鸡中的战斗机,不仅风险代理、降价还价,除了不给律师一杯水喝,还不忘在律师这里捞他一笔,诉讼费、保全费、差旅费等都甩给律师,把自己摘得一干二净。这种情况下,换谁都可能会思考,这个人可能不靠谱,今后拿到赔偿款之后也未必会耿直地支付律师费。

保不齐,还真印证了律师最后那句戏言。官司打到即将结束,工作都做得差不多了,双方当事人却私下解决,把律师给踢了。律师不仅得不到代理费,还倒贴打官司的费用!

为什么很多律师不想接全风险代理的案件?因为律师还需要防范空手套白狼的自己一方的当事人,他们不耿直怎么办?!

       编著图书不是目的,而是一个过程,一个督促自己不断学习的过程,一个提升自己理论水平的过程,一个提高自己业务能力的过程,还是一个关注孩子健康成长的过程!

——一个编著图书的律师

返回列表

技术支持: 成都慧视康科技有限公司